英超外围

【英超外围】每经记者 李泽民 发自哈尔滨、五常市在千余万哈尔滨市民眼里,200多公里外的磨盘山水库就是他们“自家后院的水缸”,滋养着这个有“冰城夏都”美誉的城市。就在十年前,磨盘山水源地工程的建设得以启动,2006年,这项耗资数十亿元的工程开始向哈尔滨供水,3年后,实现了向全市供水的目标。这也意味着,依偎在松花江畔的哈尔滨,从真正意义上摆脱了对这条径流总量超过759亿立方米河流的依赖,从而“舍近求远”寻得了外来水源。

然而,《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知,在完全放弃对松花江这一水源的使用之后,作为“第二水源地”的磨盘山水库,如今正在遭受诸如农业面源污染等新窘境,“自家的水缸情势不妙”。就在广西龙江河段镉污染事件仍在持续,下游370多万柳江市民的水源遭受严重威胁的当下,相隔千里之外的哈尔滨,上千万人口正处在水源的“慢性污染”威胁当中。被放弃的松花江在哈尔滨城市史上,松花江乃是生活水源的不二选择,因其丰沛的水量、洁净的水质,历来受到市民青睐。

难以想象的是,松花江从哈尔滨穿城而过,这座城市目前竟是“资源性和污染性共存的严重的缺水城市,其市区人均占有水量仅为黑龙江全省的十分之一”。公开信息指出,哈尔滨城区地下水资源因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处于管理缺失状态,私建滥建取水设施现象十分普遍,致使地下水日开采量多达33万立方米。长期的严重超量开采,形成了以哈尔滨亚麻厂、哈尔滨重型机械厂和菅草岭水源地为中心的380平方公里地下水下降漏斗区,引起地面下沉。哈尔滨市水资源管理部门意识到过度开采地下水的危险性之后,加大了依法管水力度,严格限制地下水开采,据该市供水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一名负责人称,城区地下水日开采量由33万立方米降至12万立方米。

为了维持哈尔滨市日常的工业、农业用水及全市居民的日常生活,哈尔滨将水源目标继续锁定在了天池水脉——松花江,开始了松花江与地下水混合供水模式。据《每日经济新闻》了解,松花江的正源发源于东北屋脊长白山主峰长白山天池,流经哈尔滨,然后汇入黑龙江,全长1900公里,流域面积54.56万平方公里,超过珠江流域面积。

在其上游,分布着数量众多的化工企业。据不完全统计,仅目前吉林省登记在册的化工厂就有1万多家,其中超过半数分布在吉林市、永吉县、松原市、扶余县等。

松花江水从这些城市穿流而过,江河水质却随着工业化进程的递增而持续下降,对两岸人们的饮水造成了威胁。环保部门2005年发布的环境状况公报显示,在我国七大水系污染程度排序中,松花江居第五位,其水系以三至四类水体为主。对于哈尔滨人来说,污染日积月累而成的“噩梦”终于在2005年11月13日惊醒,据媒体报道,这一天,吉林石化公司双苯厂一厂爆炸造成约100吨苯类物质流入松花江。

此事故最终造成松花江下游的哈尔滨市被迫停水4天,也进一步加快了这座城市更换水源的步伐。此后一年,距哈尔滨市区近200公里的磨盘山水库成为新的水源地。冰城百里寻水源早在十年前,哈尔滨“临渴掘井”的意识就已生发。

彼时,调研显示,哈尔滨可用水源有西泉眼水库、磨盘山水库 (拟建)、桃山水库和拉林河谷地下水。最终,磨盘山水库成为唯一选择。该水库位于拉林河干流上游五常市沙河子镇沈家营村上游1.8公里处,上游流域面积1151平方公里。磨盘山水库坝址选在山区,地面植被覆盖率达95%,良好的生态环境,使其形成了降水丰沛的小气候,多年平均降雨量达800毫米左右。

从水量上看,根据50年的资料显示,磨盘山水库每年年径流量都在5.6亿立方米,建成后每年可稳定地向城镇供3.37亿立方米水量。同时,根据环保部门常年监测的结果,此处水源地水质为一类水体,按我国实施的自来水水源水质标准,其42项指标完全达标。凭借这些先决条件,磨盘山供水工程成为哈尔滨市的“十五”规划重点工程,总投资概算53.12亿元。

2009年,二期工程结束,实现了哈尔滨全市饮用磨盘山水库的目标。至此,这座以城市供水为主,结合下游防洪、农田灌溉、环境用水等综合利用的大型水利工程宣告完成,同时,它也是国内目前区外引水重力流供水距离最长的水利工程。供水水源遭污染市民们欢欣鼓舞的时候,从事哈尔滨水源地保护工作的金彦 (化名)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磨盘山水库没有想象中那样“完美”,它现在正受到污染的威胁。

全国政协委员赵学铭曾经呼吁,磨盘山水源地保护刻不容缓,决不能让磨盘山水库成为头顶上的“一盆洗脚水”。1月31日,记者顶着零下20多度的严寒,前往磨盘山水库,实地调查发现,此水库的非点源污染等情况日趋严重。记者了解到,目前在磨盘山水库区域,有三人班村、福太村和大贵村等。

这些村的人口共有6000多人,土地面积两万余亩。在距离水库最近的五常市沙河子镇三人班村,未入村时就可见大量生活垃圾随处堆积,该村最近的住户距水库仅500米。

在该村村口,从村旁穿过的一条小溪里,成堆的塑料制品、各色商品包装废物异常扎眼,村中的垃圾更英超外围是堆得比比皆是。三人班村村党委书记吴典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垃圾大量产生,满地都是,没有地方可以集中处理。福太村党委书记徐文秀也称,现在生活垃圾都未经处理,也没地方倒,因为哪儿都是庄稼地,所以一般都倒在水库边。紧靠水库的大贵村,情况如出一辙。

该村一位村民说,河水经过周围这些村子流入水库,因此大量垃圾都进了水库,他们都吃地下水,不吃水库的水。据当地村民干部介绍,目前有山河林业局的7个林场、2个村、9个屯的1.4万人在水库上游地区居住。大量生活垃圾还没处理,新的垃圾又不断产生,而来自水库周遭以及上游地区的农业种植所用的化肥农药,更是成为水库的致命威胁。

吴典江告诉记者,现在三人班村有近9000亩土地,以种植水稻和苞米为主,农药和化肥的使用从未中断,因为不用农药化肥,产量上不去。他给出的数据是,使用化肥的话,一亩水稻能打上千斤,使用农家肥,一亩地才三、五百斤,产量悬殊,农民不得不选择大量使用农药。福太村的情况和三人班村类似。

徐文秀说,以水稻种植为主,使用后的化肥和农药经过雨水会流入水库,“没有办法,不用化肥的话作物不长”。他说。

据了解,种植水稻所使用的农药化肥是其他作物使用量的4~5倍,而有着“水稻王国”之称的五常市,其主要种植作物就以水稻为主,因此农药化肥以及除草剂等使用较多。早在2006年,当地环保部门做过统计,磨盘山水库保护区共有耕地4万多亩,年施用化肥量2179.6吨、农药15.84吨。环保部门经过对水源地有机污染指标监测分析,水质中存在有机污染,虽未超标,但化肥、农药污染已对水库水质产生影响。

水源地多重威胁哈尔滨花了近十年时间,将全市用水的希望寄托在磨盘山,如今这个水源地却命悬一线。为了保护该水源地,金彦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针对磨盘山水库周边的垃圾治理和农药污染等问题,已经开始了对这一区域内人员的搬迁以及农地的征用工作。

他说,计划将原来种植水稻的农地种上树木,以此减少农药使用量,但这样的保护工作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记者了解到,目前仅仅有大贵村搬走了一半人口,吴典江说,三人班村还没有搬迁,也没有通知何时搬迁,他们也不大愿意离开。哈尔滨供水工程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曾有负责人撰文称,三人班村、大贵村需要动迁的费用约2亿多元,这部分人不迁出库区,其生产生活必将对水库造成严重污染。

该负责人称,库区保护区内现有7个林场和五常市沙河子镇33个村7个屯,每年所用的535.7吨化肥和2.07吨农药都将对水库产生污染,应当逐步迁出保护区。目前,三人班村、大贵村等村的垃圾和污水处理工程被列入《松花江流域环境治理“十一五”规划项目》,并申请到900万元的治理资金,主要用于征地等工作。

除去垃圾和农药威胁之外,当地对于水库上游森林的砍伐一直过量,“有林才有水,但是目前水库上游的森林砍伐非常严重。”从哈尔滨森工总局近年的调查看,结论都是森林资源数量大幅度减少,林地面积逐步退缩,林木直径变小,林质下降,珍贵树种变少。前述负责人指出,国家实施“天保工程”后,水库上游的采伐量从原来的年50万立方米降至10万立方米,但就这一标准继续采伐下去,几年之后森林的保护就会成大问题。

金彦说,如果这些森林资源得不到保护,将严重破坏本地区的生态环境,森林的蓄水功能降低以至完全丧失,如果继续采伐森林,上游汇水量就会逐年低于原来设计的蓄水量。另外,磨盘山水库受到的威胁还有日趋火爆的旅游开发,在距离磨盘山水库大坝37公里的凤凰山顶,有一块大面积的高山湿地,这里就是磨盘山水库的源头。2002年11月,凤凰山被批准为国家森林公园后,当地山河屯林业局就开始在凤凰山搞旅游开发。

随着凤凰山旅游经济火爆,森林公园中道路、旅馆等设施不断增加。有专家担心,大量游人上山将会破坏湿地,影响水库的水量和水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为了解哈尔滨供水规划等情况,多次联系哈尔滨水务局供排水处的李处长,但她拒绝接受记者的任何采访。保护草案3年未获批早在2009年,哈尔滨市就立法通过了《哈尔滨市磨盘山水库饮用水水源保护条例(草案)》,明令禁止在保护区域内使用农药、进行畜禽养殖、船只下水等行为。

根据该草案,划定磨盘山水源地为三级保护区,磨盘山水库水源的水资源、水源水质、水源枢纽工程、输水管线及附属设施都在保护范围之内;规定在保护区范围内不得有使用剧毒、高残留农药等行为;不得有在水体清洗船舶、车辆,在水体内进行水产养殖,在水体附近进行畜禽养殖、电鱼、围水造田等行为;在水体中清洗衣物或者其他器具,旅游、游泳、垂钓或者其他可能污染饮用水水体的活动;放养畜禽,与水库保护无关的船只下水等行为也在被禁之列。但金彦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是这样一条关系着哈尔滨市一千多万人口饮水安全的草案,在上报黑龙江人大3年之后,至今没有得到任何回音。他向记者分析,造成目前这种局面的原因或许在于,水源项目的决策部门和项目的持有部门在某些问题上话语权不对等,资金和权利不配套。据了解,水资源治理的项目基本归发改委等部门管理审批,但是项目实施和选择由环保部门来完成,因此,负责项目审批的并不了解环保是个链条式的过程,而不是一个项目就可以解决的,因此,部分看似不重要的环保项目被延后审批。

正是这些延后审批的项目,恰恰是水资源治理事业推进中一个关键环节。目前,中国水资源管理模式曾被形象地表述为 “五龙治水、九龙戏水”,现如今政府部门中涉水、管水的部门有水利、环保、渔业、林业、航运、城建、地矿等。水利专家指出,这种机制看似集中了众多部门的力量,事实上并不能达到“团结治水”的目的,反而强化了职能部门的局部利益和单一目标,弱化了水资源的宏观管理功能。金彦说,因为管辖的部门多了,如何平衡水源地归属部门间的利益关系,让他感到头疼。

比如磨盘山属沾河林业局作业区一事,一直以来很难平衡其中的利益关系。由于磨盘山水库区与沾河林业局采伐作业区重合,每年该局要在水库区采伐8万立方米木材,根据估算,这种砍伐力度会造成磨盘山每年的水源流失高达6万吨。最终解决方案是,哈尔滨市水源地环境管理办公室已与黑龙江森工总局(沾河林业局上级单位)签署《资源补偿协议》。

《协议》规定,沾河林业局将停止在磨盘山汇水区内的采伐作业,为补偿其经济损失,10年内哈尔滨市将以资金转移支付的形式给予该局每年3900万元的补偿。最新播报松花江或再次成为冰城水源每经记者 李泽民 发自北京2月6日,由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历时两年多编制的 《哈尔滨市城市供水工程专项规划》(以下简称《规划》)(2010~2020年)通过专家评审。

该《规划》确定了多水源联合供水水源方案,将松花江重新列入未来哈市重要的城市供水水源。据悉,该《规划》将由哈尔滨市水务局报送市政府讨论和审批。据了解,目前作为城市供水水源的磨盘山水库和将成为供水水源的西泉眼水库均存在十分突出的城镇供水与农业灌溉用水互相争水矛盾,且随着城镇用水需求量的不断增加,矛盾将更加突出。近年来的监测显示,松花江水系水质逐年趋好,并呈明显改善趋势。

专家认为,随着松花江水污染综合防治力度的进一步加强,松花江将具备重新成为哈市最大、最可靠的城市供水水源的条件和地位。 .blkComment p a:link{text-decoration:none}.blkComment p a:hover{text-decoration:underline}.icon_sina, .icon_msn, .icon_fx{ background-position: 2px -1px}.icon_msn {background-position: -25px -1px;}.icon_fx {background-position: -240px -50px;}分享到: 欢迎发表评论我要评论 微博推荐 | 今日微博热点|英超外围。

本文来源:英超外围-www.artezza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