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外围

【英超外围】一处“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池”已经容纳不下源源不断送来的死猪。新民网记者 沈文林 现场回传生猪销售前都要取得检疫合格证明。

新民网记者 沈文林 现场回传回收来的死猪正被丢入“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池”。新民网记者 沈文林 现场回传【新民网·独家报道】黄浦江上游水域近日发现有死猪漂浮,初步调查显示死猪耳标属于浙江嘉兴地区。连日来,新民网记者赶赴嘉兴市,连续走访当地的政府部门和养殖户,就市民关心的问题逐一探寻。

死猪数量为何今年骤增?自今年3月4日起,《嘉兴日报》曾连续对当地的死猪处理情况进行过报道。报道提到,在嘉兴新丰镇养猪第一大村竹林村,去冬今春的死猪现象特别严重,“1月份10078头,2月份8325头,这几天平均每天300多头。”对于上述数据,当地官方并未予以确认及正面回应,仅强调“近期并未接过疫情异常的报告”。

在嘉兴市政府昨天(3月12日)召开的媒体通气会等多个场合,记者始终无法获得该市关于死猪数量的具体统计数据。不过在嘉兴采访期间,还是有不少村民向记者反映,近几个月来死猪数量有明显上升,有农户一下子就损失了十多头,且其中育龄小的猪占比较高。“一发病就很难控制,打了疫苗也没有用。”此外,据当地镇上的一名工作人员透露,今年被发现死猪数量骤增,其中很大一个原因在于“地下产业”的消失。

“说白了,以前50斤以上的死猪都是在餐桌上的,但去年以来在这方面加大了打击力度,几个相关犯罪团伙连续被捣毁,所以现在多出这么多(死猪)是正常的。”《嘉兴日报》在报道中同样提到了“地下产业”,“自从去年公安部门加大病死猪市场的打击、取缔力度后,没有人再来收购死猪,所以今年病死猪‘抛尸’的现象比往年更严重。

”统一回收是否已全覆盖?根据嘉兴市政府的通报,对于死猪的无害化处理工作,2009年就已采取“规模场以户为单位处置,散养密集区以村为单位处置,其他区域分镇(街道)划片处置”的运行机制,实现了养殖镇、村的收集及处理全覆盖,基本建立了死猪无害化处理的网格式体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嘉兴市畜牧兽医局副局长蒋皓也表示,目前嘉兴全市各镇、村和大产大户共建造了近600个“无害化处理池”统一处理死猪,一旦发现并查实出现乱弃死猪的情况,相关农户将面临3000元人民币以下的处罚。然而当被追问历年来被查处的违规农户数量时,蒋皓同样以“没有具体统计”进行了回应。12日下午,记者途经嘉兴市城南西路的一处动物检疫申报点,一辆辆货车正源源不断地驶来,满载的生猪在获得检疫合格证明后将被销往周边省市。

就在此时,其中一辆货车上发现了一头成年死猪,驾驶员和检疫点工作人员查看后表示,死亡原因是“装载密度高造成挤压”。不久后,一辆空载的货车来到检疫点,随车的两名男子将死猪搬上货车称将运走作“无害化处理”。不过,当记者提出跟随拍摄处理过程的要求后,这辆货车还未驶出就被拦了下来。检疫点一名负责人解释称,该辆货车并非村里专门的死猪收集车,“是临时叫来的,肯定不规范”。

英超

大约15分钟后,死猪被转移到了一辆农用三轮车上。无害化处理池现场如何?农用三轮车行驶了约10分钟后,最终停在了新丰镇民丰村的一处“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池”附近。还未走近处理池,一股恶臭就迎面而来。

处理池入口处,可以看到一头皮肤溃烂的成年生猪已经奄奄一息。透过一些敞开的池口,可以看到池内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死猪。“每天工作一小时,一般能拉到十几头死猪,但死亡原因我也不清楚。”驾驶农用三轮车的是死猪专管员顾师傅,他随后将车上的死猪逐一丢入处理池内,“村里就这一台收集车,死猪多的时候要拉两三回。

”记者注意到,由于死猪数量已经超出了现有处理池的容量,处理池的一侧被沙袋围了起来,数十头露天堆放的死猪形成了一座“小山”。对此,当地工作人员表示,新的处理池已在建造,“农民工春节放假回去了,过两天就能建好。

”作为传统的生猪养殖密集区,目前嘉兴全市的养猪户已经超过了10万户,每年出栏生猪数量约为450万头,按照当地畜牧部门的说法,生猪的正常死亡率约为3%。相比之下,现有的近600个处理池已经远远无法满足对死猪的处理需求。

采访期间,记者不时可以在当地的河道或田地里发现死猪的踪影。有村民坦言,虽然白天有人管,但一些养殖户还是会趁着深夜无人之际,偷偷将死猪丢弃。

对此,嘉兴市政府表示,将严厉打击随意弃置死猪的行为,同时严格落实死猪属地的收集处理责任制度,加快推进死猪工业化处理的建设。(新民网特派记者 沈文林 陈炅玮 浙江嘉兴报道)“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池”内已经堆满了死猪。

新民网记者 沈文林 现场回传(编辑:SN052)。

本文来源:英超外围-www.artezza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