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外围

英超外围-前些天我们刊发的文章《环保局长忏悔录:我是公关局长、作秀局长》,被、澎湃等各大媒体转载评论,集体点赞,突然就“火”了。很多媒体朋友想就此进行更深度的报道,我没有办法“供”出文章人物原型,就从其他环保公众事件中给大家一些值得深挖的线索,同时感谢各位同仁的大力捧场,也对文章内容的误读与质疑做一个简单说明。

关于误读误读一:这是环保局长写的匿名信严格意义讲这不是一封信,这是一位环保局长的忏悔录。整理文章前,我在微信上与这位“局长原型”沟通多天,近万字的聊天记录,文章保留了其核心观点,删节了一些情绪化语言和一些无法核实的信息,比如其所在县里部分企业违法排污的现状和一些环保项目资金被地方政府违规使用的情况等。误读二:环保局长都是这样这只是个案,我们只是用投票的方式进行调研分析,、澎湃授权转载的文章虽改变了方式,但并没有改变文章核心观点。我也曾对文章内容的普遍性做过一些调研,有两个发现:一是经济越落后的省份,环保局长越容易遇到这样的问题,此类问题在北京、上海、浙江等地不常见,在中西部地区却较为普遍,只是程度不一;二是此类现象越到基层就越突出,环保厅长很少遇到这样的情况,县级环保局长却经常遇到。

关于质疑质疑一:文章内容真实性文章有原型人物,内容也绝对属实。比如有读友提出的,作为县领导是否可能上任第一天就对环保局长说这样的话。坦白讲我们没有想到去核实时间节点、原话内容的准确性,以后还需加强学习。

但我认为是不是第一天,是不是原话,这些问题都这不是本文所关注的核心问题。还有网友提出,县委书记管局长的“官帽子”,县长没有这个权限。这个只能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了,环保局是政府职能部门之一,具体工作由当地政府统筹协调,当然各地情况也有区别,我本能的认为,即便县委书记对环保局长的“官帽子”有较大影响力,环保局长也不可能不考虑县长的统筹安排。

质疑二:文章内容的夸大性本文内容虽夸张却并无夸大,夸张是因为文中所揭问题颠覆了很多读友对环保局工作的认知,但熟悉并了解基层环保工作的朋友,一定会深以为然且见怪不怪。环保局长“跑环评”是公开的秘密,很多文章都提到这个“怪状”,大家没什么质疑,而对其他方面却存在质疑,我就举几个可查证的例子,也算是给关心环保的媒体提供深度报道线索。1.环保局招商引资这个很普遍,大家不妨百度搜索一下。

比如湖北省咸宁市环保局在13年7月曾发过一个“市环保局关于招商引资工作情况材料”的文件,里面明确提到当地政府给环保局两亿元的招商任务、全局干部职工实施全员招商、所有局领导都是招商主体、专项经费安排工作人员常驻北京招商、制定招商引资奖励机制等内容,不知当地政府和环保局这样的工作思路,是否可以保障咸宁的“生态文明建设”,是否能让咸宁市的人民群众有“环境安全感”。2.环保局应付检查,帮企业通风报信各位读友可以去买两本环保系统干部的违法案例集,里面有很多这样的案例素材,有个人因素的,也领导因素。随手从百度找了两条,有真有假,大家还请各自分辨。

英超外围

2013年2月18日,网传山东潍坊环保部门下发文件通知企业,央视《焦点访谈》栏目要对污水排放问题进行暗访调查,应做好应对。媒体称该通知为相关企业所发,为企业内部下发的通知。

当地环保局否认曾下发此通知,称央视确实有来采访,但不是《焦点访谈》。2013年7月,从广西贺江马尾河段河口到广东省封开县,约110公里河段镉铊浓度超标1倍到5.6倍。7月7日,事故专家组认定,贺州市汇威综合选矿厂铟生产线违法排污与贺江水污染事件有直接因果关系,是事件的主要责任污染源。

但就在专家组认定前的7月6日晚上,贺州平桂当地环保局局长电话通知涉事企业迅速疏散人员、销毁生产痕迹。 3.环保局与企业签协议2014年12月央视在曝光湖南株洲炎陵县航凯冶炼公司、华苑铁合金厂违法排污的新闻中,采访过程中企业声称与县政府、县环保局有协议,协议是签到当年年底,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找找看。

因为协议,让排污者在面对央视采访时依旧有恃无恐,我们不知道协议具体内容,但目的无非就是帮企业排污“合法化”。湖南省环保厅厅长刘尧臣曾在某次座谈上痛斥当地环保局长,认为其工作水平低劣,是环保系统的害群之马,但刘厅长何尝不是当地环保局需要“应付”的领导呢?表面上看是环保局长的业务水平低,深层原因可能是找借口为企业开脱、为自身开脱,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只能用“水平低”来遮掩了,难道他真的不懂环保政策?难道整个炎陵县环保局都没有懂环保政策的人去提醒他?全县各级领导、各环保工作人员都不如央视记者懂环保政策?环保局长被“一免了之”,多少真材实料被掩盖? 4.环保局长“作秀”文中所提的临沂市是一个代表性案例,临沂市环保局在新环保法实施后,曾开出全国首张按日计罚百万罚单,一时成为全国环保系统“标杆”,但很快临沂市政府就被环保部约谈,原因是环保部华东督查中心暗查时发现,暗查的15家企业中有13家存在环境违法行为,区域环境污染问题较为严重。再如前段时间迅速串红的“舌尖上的环保局”四川达州市环保局和“腊肉局长”饶兵,他被大众误读的言论本身并没有问题,只是这位饶局长为何只提熏腊肉而不提达州钢铁集团?是不清楚还是不便说?5.环保局长写举报信?环保局长写“举报信”这种看似丢人丢份的事情,很多环保人都做过。

有兴趣的记者可以去问问环保系统有名的“叛徒”——原江苏扬州仪征市环保局党委书记侯宜中,当年为仪征环保问题进行过数十次举报、数年上访,收效甚微。(文/茆京来)。

本文来源:英超外围-www.artezzana.com